穆筱云

我超级快乐,嗯对

沙雕产物

(园丁中心,偏姐妹情的双园,微量社园就不打tag了,注意避雷1551)

庄园里没有鲜艳的花所以艾玛就自己做,她喜欢花。

和曾经一样,每一次都是自己安慰自己,自己保护自己

丽莎会保护艾玛,会让她一直单纯幸福,会为她除掉荆棘和杂草留下美丽的花,会做个好姐姐

丽莎承担了艾玛所有痛苦的记忆,只是希望当每天太阳升起时,艾玛依然会带着微笑,对着自己涂上颜料的那几朵小花说

“早安”

带给她痛苦的人,抛弃她的人,变成怪物的父亲,间接杀死母亲的天使,风中飞舞的火星是了断过去的决心,可是如果她知道“那真的是他”如果她知道母亲死亡的原因,如果她回忆起了曾经,那她,又该怎么办

这个庄园里,埋藏着太多太多痛苦了,她终于决定将这些痛苦埋葬,她终于开始接受,不,也许她只是选择遗忘的更深。因为她有了天使,她想要努力的生活下去,就想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或者说是少女,得到奖金后,站在白沙街上自己的花店前对每个路过的人微笑,如果有人驻足,她会说“今天起白沙街这里就是艾玛·伍慈的花店”

风会吹起她的发丝,或许还会有阳光落在她的肩上,每一个人都会记得那家花店前微笑的女孩

“对我来说,这是一株特别的花,他的花语是,了断”

那是一小瓶灰色的,干瘪的,不成样子,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一摊泥土的稻草

“听说过,人格解离吗”

她转过头问身后的男人,男人的衣服破烂的不成样子,身上烧焦的痕迹像一只只蚂蚁包裹住他,左眼是极深的黑色,不,他没有左眼,空洞的眼眶里没有任何东西。男人想回答,却只吐出一个嘶哑的音节,嗓子里似乎有血,他剧烈的咳嗽起来

前面的少女背过去,“你可以理解为,这副身体里,有两个灵魂,我,还有艾玛”那是一种极平淡的语调,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身后的狼藉一片和仿佛刚从坟里爬出来的男人--她甚至连自己背后被镰刀砍出来的嘴唇一样的伤口似乎都不在意

“我承担了艾玛所有的痛苦,我希望自己可以保护好她”

她转身,直视着男人那只眼睛和黑洞洞的眼眶

“她经历了太多太多,我甚至都懒的再去和任何人说,又不会得到什么,可悲的同情是我们最不需要的”

“你打算怎么办”

男人终于挣扎着说出了一句话,只是一句话,几乎用尽了他的全力

“哈?”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,更多的是嘲讽,她哈哈的笑了起来“你知道吗”

“皮尔森,你知道吗”

“如果可以的话,如果可以的话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眼神越来越暗,好像根本没有对男人说,只是在自语一样

“我真的很想杀了你…”

面颊上的泥泞一滴,一滴,遗落迷失在烧焦的草地间

“艾玛需要有人照顾”

她向后倒下去

“其他人已经死了,这样对你我对艾玛都好”

男人上前扶住她,她没有挣扎

“我是第5个,我是多余的那个”

她的声音小了下去

“我怕艾玛不能忍受…我好怕,皮尔森…我真的好害怕…我想保护她”

她上气不接下气,哽咽着却又坚持着说清楚每一个单词,男人喉咙中发出野兽一样令人颤栗的低吼,算做回应

“不,你不会明白的,你不会明白的”

她闭上眼睛,可是眼泪却一滴一滴的,止不住的坠落

“照顾好她,拜托”


大门打开,门外的光刺的男人几乎睁不开眼,他几乎是用拖的方式把女孩拽了出来,没有看背后一眼,他想不到的是,以后在那梦魇一般的地方竟然会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

他一步一步走出去,走向远方…

人格不会长大,所以实际上丽莎比艾玛小,但是却承担了艾玛所有的痛苦以一个姐姐的身份保护艾玛,让她可以一直单纯下去

(之后是瞎bb)

这里有个私设就是第五人格的大门是死去4个人格才会打开,律师医生厂长丽莎,门开了,艾玛和克利切出去了

但是实际上丽莎并不算死,她只是和艾玛融合了,从此艾玛有了完整的记忆,但是丽莎已经不能再照顾她了。而且人格解离确实会让艾玛异于常人,所以丽莎其实一直有融合的想法但是却不敢,她害怕艾玛承受不住痛苦的记忆

评论(1)

热度(1)